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新零售时代赶上风口的自动售货机!

新零售时代,自动售货机以自身固有的核心优势(坪效、成本等)意外成为主角,数字化的实现手段(视觉、重力、RFID等)及数字化运营成为新传奇故事的表演者。

盛达自动售货机是一家来河北的专注于研发、制造、销售、运营自动售货机的科技型制造企业,产品线丰富,包括拥有超大储货量的“24小时智能无人商店”、可以触摸交互的“全触屏智能售货机”、直观展现商品货道的“可视橱窗售货机”以及提供展示互动营销功能的“大屏互动售货机”等。但无论形态如何切换,始终是自动售货机+数字化的外延。

时至今日,传统便利店在地段、体验、客群、SKU、服务上具有优势;无人便利店在地段试错成本、人力成本、运营成本上具有优势;自动售货机在更加发扬无人便利店优势的同时,也深化了无人店在服务及SKU上的短板。

在需求逻辑上,它们则各自以点、线、面的方式呈现:小型自动售货机通常以满足同类购买需求为主,以卖饮料的机器为我们熟知的表现形式,大多数品牌订制的售货机都归属于此,不管卖的是哈根达斯还是状元水饺,基本都能理解为点对点的需求满足;无人便利店及大型自动售货机提供了更丰富的SKU,在消费者的心中扮演着一个可以满足中度日常需求的购物场景,可以认为是线对点的需求满足;传统便利店则承担了效率更低、灵活性更高的角色,由于人的存在,传统便利店的包容性和营销结果有着最高的上限,也因为交互的复杂程度上升导致了选购-结算流程的相对低效。考虑到SKU和场景都更为丰富,可以认为是面对点的需求满足。面对点满足了区域性的综合购物需求,线对点满足了日常的即时购物需求,点对点则需要高密度地满足高频性需求。

在我国,小型自动售货机的发展始终不温不火。根据2016年日本自助贩卖机工业会的调查,截止2016年末,一水之隔的日本约有自动售货机580万台,总数位居世界第二,排名第一的美国有691万台,中国只有19万台。按人均算,日本平均23人就有一台自动售货机,密度居世界首位,中国则是约7500人占有一台。发达国家的历史经验显示,当人均GDP突破10000美元时,用户对自动售货机的消费需求将激增。去年,我国人均GDP约9178.46美元,逼近10000美元大关,高密度点对点需求的爆发将进一步撕开自动售货机基础设施的缺口。2017年中国自助售货系统与设施博览会的公开数据显示,2020年,中国自动售货机总数将接近138万台,增长潜力巨大,但与美日依然有较大的差距。

市场没有做起来的原因有很多,城市化发展进程不均匀是客观条件,缺少经营效率化和规模化的经验则是行业裹足不前的桎梏。日本可口可乐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运营公司,最多的时候有98万台机器,员工三万五千人。光是经过改造的卡车就有5700辆,运营线路高达9300条,这在过去的中国不可想象。幸运的是,现在许多步骤都已经有了自动化的解决方案,也为我国自动售货机行业的茁壮生长填补了差距,打下了基础。

以其“24小时智能售货机”为例,仅仅两平米多的占地,可开张营业。

和传统便利店相比,盛达自动售货机成本低,回本快,易搬运,地方不对从来再来;和空间性无人便利店相比,盛达自动售货机省去了在整理商店、降低货损等方面的运营成本,唯一的运营成本只剩下补货。

除了提高零售效率,盛达自动售货机的大屏互动售货机也尝试在营销端给出解决方案。如果把营销也分为传单、促销、赠品的点营销,借势、裂变工具的线营销以及占领心智的面营销的话,最能节省人力和解放效率的无疑是对点营销进行接管与改造。

自动售货机则将效率提升到极致。在对一切线下零售进行数字化改造的今天,自动售货机的进化不应被忽略。作为最小最轻的零售单元之一,其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或许也只差一把春风。